找一座山,转一个圈,还一个愿——天堂地狱里的洛克线
13837*** 13837*** 2018-02-02 12:10 393人已阅 崇善寺
一座山,无需巍峨高大; 一个圈,无需那么圆满; 一个愿,只需简简单单; 这,就是我要去徒步穿越洛克的原因! 一座山,无需巍峨高大; 一个圈,无需那么圆满; 一个愿,只需简简单单; 这,就是我要去徒步穿越洛克的原因!

题记:

一座山,无需巍峨高大;
一个圈,无需那么圆满;
一个愿,只需简简单单;
这,就是我要去徒步穿越洛克的原因!

转山,转水,转佛塔,只为修一世,不求来生。曾几何时,这些藏于那些虔诚的修行者心中的字眼让我鄙夷,而今,这些已渐渐地融进我的生活。

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潜移默化的转变,让曾经浮躁不安的我,开始淡于平静,乐于安宁。然而,这并非是世人所理解的那样看破红尘,超凡脱俗。对他人而言,那是修行;对于我来说,这是修心。

前言:

春天枝头新露的绿芽儿那是生命的绽放;
蝴蝶破茧张开翅膀后的那一片灿烂那是生命的重生;
产房里新生宝宝的第一声啼叫那是生命的诞生;
“放慢生活的脚步,感受世界的美好”,正是响应这句常伴于耳边的话,年过三十有余才迎来宝宝的诞生。那些曾经同龄的人孩子小的可以打酱油,大一点的估计可以耍朋友了。活动出发的前几天,苦守于产房门口,终于在出发前一天的某一秒,让我们爷俩在这个世界上相遇。

初为人父的喜悦,很难用词语来表达。直至活动出发凌晨4点,才离开医院回家收拾东西,回到公司整理装备,等待着出发!
前三十年,我已放慢了脚步,感受了这个世界。而今,有了你,我的脚步不得不加快,因为你的脚步在变快。

洛克线

佛经《时轮坦特拉》这样记述:那个没有痛苦和忧伤的美丽地方,拥有雪山,森林,圣湖和一地花香的理想国的名字叫“香巴拉”。
洛克线是美国探险家约瑟夫·洛克曾经徒步考察的最经典线路,香格里拉一词由此而来。他曾在信件中这样说:“我情愿死在这美丽的大山里也不要死在医院冰冷的床上。”

1928年3月,美国探险家约瑟夫·洛克从木里出发,穿越稻城、亚丁等地,深入贡嘎岭地区;他两次穿越稻城亚丁之后,在美国《国家地理杂志》发表了他撰写的文章和拍摄的照片。

1933年4月,美籍英国作家詹姆斯·希尔顿以约瑟夫·洛克穿越时的文章和照片为素材,尤其是洛克穿越贡嘎岭三座神山【仙乃日,央迈勇,夏诺多吉】的探险经历,创作了著名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Lost Horizon);人们将小说中所描述的“世外桃源”称之为“香格里拉”,同时也在世界范围内兴起了寻找香格里拉的热潮,约瑟夫·洛克探险时从木里穿越到贡嘎岭地区的这条线路,就是后人所说【洛克线】。

线路行程:

Day1:成都——西昌——木里县

Day2:木里县——木里水洛乡嘟噜村

Day3:木里县水洛乡嘟噜——过水洛金矿——菩萨洞——满措牛场

Day4:满措牛场——绕夏洛多吉——藏别牛场(呷日牛场)——杂巴拉垭口下方营地

Day5:万花池牛场——翻杂巴拉垭口——新果牛场

Day6:新果牛场——过黑海——呷独牛场——蛇湖

Day7:蛇海——央迈勇——仙乃日垭口——牛奶海——五色海——亚丁龙同坝——稻城

Day8: 稻城——海螺沟

Day9: 海螺沟——成都
核心徒步路线图:

正文:Day1:

几支烟的功夫不知不觉间,天已朦朦亮起,泯灭烟头,背起背包,该出发了。

下楼出门就遇见等待着我们的老朋友,司机老黄,对于几个人至十来个人的队伍,我习惯了用他的这俩17坐的丰田车,而这一年几乎成了我的专用车了。尽管上次的贡嘎之行,出了一点小插曲,但那并不能说明什么。主要还是因为老黄这个人,稳重,风趣,热情,正因为这样,旅程中额外地融入了一种不一样的情调。
老朋友,新队友逐一地打了碰面,集合地等待一个小时,仍不见一名队员到来,期间电话拨去数次,除了关机还是关机,无奈只有发去留言,催促老黄赶紧出发。朝阳,成都一年难以预见,透过车窗隐约地感受到冬日清晨里的阴冷和温暖。至于,那无法联系的队友,时候才得知此时她依然在暖暖的被窝里呼呼大睡。原来,她看错了出发时间。
正午,抵达汉源,忍着口腔溃疡带来的疼痛吃了几口汉源出名的黄牛肉,这是第二次发作了,肚子里咕咕作响,人饿得面黄肌瘦,但是就是不敢吃。饭毕,老黄载着我去了前面路边的一小店,拿了些药,猛灌了几颗,开始继续出发。
西昌机场,小得可怜,可能见惯了成都的国际大机场的缘故。老黄和队友些陆续走下车,去逛机场,剩下我一脸疼痛的苦相靠在座椅上昏昏欲睡。
接着最后两名队员,开始向木里驶去,到达盐源时,天已经完全黑了。“给我来一盘炒蛋吧,你们吃什么就自己点”,小桥乐呵呵地看着我,我规规矩矩地端着一盘炒蛋在他们旁边桌上独自吃着。告别盐源,还有100多公里路才能到木里,饱餐后大部分在车上睡去,剩下我和老黄有一句每一句地聊着,那段路有多少个弯,多少个山头,已记不清楚。深夜抵达木里最好的酒店,来不及卸包,拿了钥匙直接往房间跑去。

Day2:

清晨起了个大早,询问了前台服务员超市菜市分布,木里是一个完全坐落于半山腰依山而建的县城,或许太早的缘故,街道上冷冷清清,行人甚少。采购完物资回到酒店,队友已经陆续在大厅等候。提前约好的越野车,也准时准点地到达。从木里到嘟噜村虽说每天都有一趟班车可以坐到水洛乡,但是得花去一整天的时间在路上颠簸。所以来这儿走这条路线的人,都会选择乘坐当地的越野车去往嘟噜村。这样最慢6个小时就可以抵达。
我乘坐的那辆车,司机是一个很帅气的藏族小哥,一上车,就把音乐放起,听不懂歌词,然而悠远欢快的旋律沁人心扉。

驶离木里县城不到半个小时,其中一辆车出现状况,机油泄漏。等待了差不多将近一个小时,等来替换的车。晴朗天气下,这条路的灰尘很多。
“嘟噜村哪一家?”
“杜基”
“哪个杜基哦?”
"小杜基,很年轻的那个"
这是花了不少精力,在网上查询无数资料后重新找的洛克线向导,虽然国庆才刚过去没有多久,也有认识的马队向导,然而国庆的种种事情让我彻底对他们失去了信任。车上,跟藏民司机的对话,让我庆幸还好向导不是叫扎西,那样不知会冒出多少个来。通过交流,他大概知道我口中说的杜基是哪一位。
车子一路载我们到了向导家里,小杜基手上提着一只奄奄一息的鸡,蹲在水龙头旁正忙碌着。看见我们的到来,丢下手中的活,快步地过来与我们打着招呼。“没什么好招待你们的,晚上就炖这只鸡”,这是我下车他对我说的最记忆犹新的一句话。
卸完背包,杜基领着我们进入屋内,好客的家人端来了一盘核桃,和一壶酥油茶,一杯接一杯挨着倒满。很喜欢杜基家的布局,与常见的藏家不一样的是,他们家主屋外有个小四合院,厨房脱离主屋在小院旁一座小平屋内。偌大的主屋内,空旷干净整洁,房屋角落的架子上摆放着擦得发亮的各种器皿。
屋外挂满着辣椒
坐在木凳上,品着地道的酥油茶,偶尔砸一砸比石头还硬的核桃,打发着时间。在外,运气很重要。这不,刚落脚没多久,外面就打起了雨滴。在之后,当然就是彩虹。
而且还是双彩虹
“外面树上挂着好多苹果”,一名刚从小卖部回来的队友说道。原本昨天途径盐源时,采购点苹果徒步路上吃,结果计划落空,突入奇来的这句话,让我们几人略显兴奋。在向导家人的带路下,趁着夜色顺着乡间小道来到她的一亲戚家。昏暗的夜色下,田坎旁梨树,苹果树上挂满了果实。片刻后,老乡从屋内端出一箩筐苹果,白天里刚摘的。让我们选,要好多选好多。那苹果看外貌不咋样,大小各异,扁圆不一。迫不及待的队友些拿起一个咬了一下,味道很不错。我试着从队友处分了一半,尝试着咬了一口,忍着疼痛嚼了几下,就吞下去了,确实很甜。
再次回到杜基家时,他们已经备好了晚饭。土豆炖鸡,真心的味道超级棒。

晚饭之后,屋外的夜空已是璀璨一片,银河当空,繁星点点。拿出相机,架上架子,绞尽脑子,换着各种花样儿想如何拍银河,都找不到何时的角度,甚至于房屋顶上的屋檐我都尝试过,但最后,也没有蹦出什么火花来。

Day3:

清晨醒来时,向导一家已经开始各种忙碌。杜基告诉我这次,他由于要去木里接几个人带不了我们,转而由他的父亲带我们,让我放百分之二百的心。吃完早餐,坐上杜基和他一朋友的车由嘟噜村向金矿出发。这一条路对我来说实在太熟悉了。16年国庆三个大傻顺着这条机耕公路走的画面清晰的呈现在脑海中。
杜基家门前出发时的一张合照

5D和蓝猪来自广西,西昌跟队伍汇合的队友;不亖香子来自北京的小妹;开心跟我走过年保玉则;小桥贡嘎,年宝,川青藏,似乎每条线都有她的身影;游侠则是这次活动最早报名的队友,痴迷摄影。人在旅途大哥则是我们第二次照面,上一次还得从16年那次刻苦铭心难忘的七藏沟穿越九寨沟说起,这次洛克线,他义无反顾地选择全程重装,很让我佩服的一个老哥。
车子行驶至半途,便再也无法前行,路面下沉垮塌了一半,村民正在抢修,洛克徒步正式开始。2016年徒步泸沽湖亚丁的朋友,您还记得这条路吗?
这一天进山的队伍大约有三支,没走多久就看见了前面早出发的队伍。
金矿白河桥开始分路,沿着左边小道进山是洛克线进山如入口;顺着公路继续往上走是通往呷洛村的道路。
分岔口所有队伍在此汇合,休息。
白水河
森林密布,溪水潺潺流动;十月中旬的洛克,秋的气息味道还很淡。
顺着道路走,几乎没有什么岔路。偶尔会遇见岔路,向导就会坐在岔路口等待着我们。
重装下的旅途大哥
路上途径这棵标志性的大树,往前不远就是菩萨洞
菩萨洞流水如丝一样
“贰哥,来,来一片这个”,看着队友递给我的牛肉干,很想吃,但是我不敢接,这样的场景画面路上反反复复地上演着,甚至于路上向导和我交流意见的时候,我只能嗯嗯嗯,用手指来指去地交流表示回应。
一一超过其他的队伍,我们走在队伍的最前沿,速度谈不上拉得有多快。只是一路上一直在丛林中钻来钻去,能拍的风景甚少,剩下就是不停地赶路。出门时,向导告诉我今天我们走不到满措,然而我坚信我们肯定能抵达。下午三点左右,路过一处,就看见隔壁一支队伍的马帮听了下来,卸包生火做饭。队员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我,等待着我的决定。
“继续往前走,今天多走点,明天少走点!”最后,往前再行进了差不多两三公里,最终还是停在了牛顿牛场,距离满措牛场还有三公里左右的路。

我们扎营之后,自此再没有看见后面一个队员经过,看来都已经选择了在后面扎营。扎营,生活做饭,一切依旧。饭后,向导跟马夫找了一堆柴火升起,坐在地下煮着酥油茶。我搬了一块石板,靠着他们身边坐下。向导乐呵呵地对我说:“你可以哦,菜好吃”。夜渐黑,向导和马夫依然坐在火堆旁聊着天,期间偶尔起身去看了哈马。“你们不搭帐篷吗?”我好奇地问道。“不搭了,就这样睡在火堆旁”,深秋的十月在海拔3600多米的高原上,夜晚还是很寒冷,但是他们早已经习惯了。
营地电信手机稳妥妥地可以接收到3G信号,还是很让人意外的。然而正因为这样,晚饭之后,大家各自进了自己帐篷,各自玩自己的去了。QQ,微信这几年完完全全地改变了人的沟通交流方式。我也不列外,我还乐呵呵地拍着各种视频发到群里,“看,洛克第一天,牛顿牛场营地”。
如果可以翼装飞行挑战,此处绝对是一个绝佳之地。

躺在帐篷里,看着老婆发来的幺儿熟睡的照片,心里暖暖的。跟我一个帐篷的游侠,躺下没有多久就熟睡过去。翻来覆去,毫无一点睡意的我,索性来了兴趣,不如给孩子取个名吧。很多人给孩子取名喜欢随心意,好听就可以。然而对于像我这样研究过易经的半吊子书生而言,还是要有很多讲究的。“梓栩,就这个名了”这一个名,花去整整四个小时。
营地四周除了水声外,一片寂静,不远处篝火忽明忽暗。第一次在外露营的第一天有了思乡的心情!

Day4:

天气比之昨日更好,吃完早餐迫切地想尽早走出这片深林,期待更开阔的视野。

下满措营地
视野总算变得稍微开阔了一些
树上松萝密布,就算都市空气再净化二十年,依旧也赶不上这里。
略微有一点秋的气息了
“前方有炊烟的味道,那儿有人”,炊烟的“味道”,是的,那种树枝燃烧散发出来的特有的味道。
走近,四五个藏民正在收拾营地垃圾进行焚烧。不远处散乱的十几匹驮着背包的马。又一个徒步穿越的队伍,不过此时这个队伍队员都出发了。一处好地,比之昨晚咱们的营地好多了。不过很肯定的是,他们不是昨日路上遇见的任何一支队伍。
逃离森林,进入灌木林地带
远处扎巴拉山进入视野
果木牛场,海拔3860米
扎巴拉山
果木牛场看见的夏洛多吉雪山,只能看见雪山顶。这也是洛克线上,最先进入视野的三坐神山之一。
进果木牛场口的玛尼堆,五颜六色的经幡正对雪山。
非常漂亮的牧场
游离于道路外正在拍照的游侠。
在满是负氧离子的丛林穿越时,感受不到此刻你身在高原。进入果木牛场,恍然明白过来,原来自己身处在高原上。雪山,草甸,经幡,彩色灌木林,还有牦牛。屏住呼吸,用心感受身边的一切,融入其中,原来可以这么美。
走洛克的三女将也抑制不住喜悦
如若不去催促,他们会选择在这儿坐上一整天。离开果木牛场,继续进入低矮灌木林。穿梭于红黄绿相间的灌木林,感受着弄弄的秋意。
一直围绕着夏洛多吉雪山脚下行走,你想看他随时可以抬起头瞻仰他。
左边就是之前说的扎巴拉山,右边尖尖的高耸入云的就是央迈勇神山,两山之间就是明日要翻越的扎巴拉垭口。
夏洛多吉
央迈勇雪山山尖一角
似一把斧头刀锋一样耸入天际
藏别牛场,海拔4050米,开始进入4000米以上海拔地带。国庆期间的垃圾依然还有一些散乱在牧场里,凌乱不堪。
藏别牛场仰望夏洛多吉
下午1点30分,就到了万花池牧场。还想带着队伍继续往前走至扎巴拉垭口下方扎营。不过向导告诉我,上面很冷。听吧,环顾四周看着眼前开阔视野,这儿扎营也很不错。计算了哈方位,怎样拍照方便,尤其是晚上拍星空银河。指着面前的一片草地,“我们就扎营这儿了”,“这儿不行哦,我们得牛棚在对面那个山坡上,你们得往前走点”。
行吧,那就两个小河沟中间那块草地就是我们营地。
在山里,你是否还端着桶泡面吃,还是筷子在锅里捞来捞去吃着火锅?No,过时了。我们是这样吃的。
两荤两素,荤素搭配有盐有味。
吃完晚饭,夜幕降临。几队人马齐聚万花池牧场,各自占据着一方地盘,热火朝天地“忙碌”着。没有晚霞 ,没有日落,同样也没有金山,如此早地解决完午饭就为了等待入夜时的银河,棚子里向导和马夫升起了不大的一堆火,坐在火堆旁,烟熏得眼睛都无法睁开,只能双眼眯成一条缝隙看东西。尽管这样,我依然坚守在火堆旁不离不弃。
夜,银河,我已做好了准备!

很美的银河,星空,然而18-200的狗头镜头相当不够用。

深夜,高原上真的很寒冷,无论什么季节都是一样的。独自一人坐在草地上鼓捣近2个小时的时间,直至手指冻得开始变得不那么灵活,不得不放弃拍摄,赶紧地缩回到了帐篷里面。打开手机,滴滴的消息提示声响了又响,oh,mygad!电信竟然还有3G信号!聊天,上网,分享图片,亦如往常一样地在帐篷里过起了“夜生活”!

Day5:

猛灌了几天的维生素,口腔没有以前那么疼痛了,这几天的“猛补”终于把身体缺乏的“喂饱”。不到6点半,我就已经爬出帐篷。走到石屋外,正好遇见看完马回来的向导。回到石屋开始着手早饭准备,从袋子里拿出的南瓜削都削不动,不晓得是刀钝了还是这南瓜皮太硬了。九牛二虎之力搞定这个南瓜,和着米下进高压锅。出门就看见央迈勇雪山尖渐露金色。

赶紧跑回营地,叫醒还在熟睡的队友些。如此美景,机遇难得,焉能错过!阳光开始逐渐打照在夏洛多吉雪山上。

国庆节假日里,每日进山的几百上千,然而连续遭遇几天的阴沉多云天气,如此好运并不属于他们。对于他们绝大部分人来说,穷奇一生,能走几次洛克线?回到成都分享在朋友圈的图片,无数驴友问我这是哪儿,其中不乏很多已经行走过洛克的人。“这是万花池下的夏洛多吉雪山和央迈勇雪山”,“怎么可能,我怎么没有看见啊,我一定是走的假的洛克”。更奇葩的是,回到成都加了一个徒步路上认识的朋友,当我发照片给她看的时候,她一脸懵逼。当时,路上我们每天行程几乎都是一样的,唯一的差别就是我与她不同队!


昨日还在抱怨长焦镜头的鸡肋,此时终于排上用场,200的头足以满足我对雪山渴求。从看见进山初露的7点17分到,最后结束暗淡下去时的7点29分,足足持续10多分钟的金山盛宴,让我毫不吝啬快门,果断地一张接着一张拍着。

哪怕微妙的一丝变化,我都不愿意错过。


云雾飘渺移动下的央迈勇,一秒一个变化


时间推移,雪山脱下金色的外衣,依然洁白如初。


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提交 验证码: 昵称:

 

微信扫一扫 分享给朋友

扫描二维码 查看本线路

在线咨询

更多>
  • 请问外地可以加入吗?西宁加入乌鲁木齐退出

    你好 可以这样的,具体你咨询0377-68099997;

  • 想去这里,啥时候发团呢

    6月份开始发团 谢谢关注

  • 这次行程深切感受到了巍巍太行的雄奇壮美,2天近20公里徒步,遇到的景致让所有人惊喜!期待下次同行!

    本次线路总之是南太行之顶级线路一点不为过,整个线路够虐够险够美!

  • 4月5号端午节???审核不严格啊

    谢谢提醒 为了感谢你的支持 请来店领取小礼品一份~

  • 好漂亮呀! 居然就在我们的身边!我一定要去一次,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美的地方!

    欢迎同行,路遥远,我们一起走!

  • 下个月有没有去婺源的团

    ​你好,婺源每年有两个季节很美,一是春天油菜花盛开的季节,另一个是深秋和初冬时红叶的季节。春天油菜花盛开的时间一般是每年三月中下旬,深秋红叶醉美的时间一般是每年十一月中下旬,感谢支持!

最新点评

阳光价格 同类产品 保证低价
阳光行程 品质护航 透明公开
阳光服务 专属客服 快速响应
救援保障 途中意外 保证援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