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9:00~18:00

0377-68099997

鳌太穿越
大漠孤狼 大漠孤狼 2018-04-29 10:04 4603人已阅 1人赞过
鳌太,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地理名词,这是大地、云海、苍穹、群山和风、云、雷、雨、雪、太阳、冰雹各种天气的组合,它是中华脊梁,赤裸裸的展开如一卷史诗,吸引着众多的徒步者前赴后继走向她的怀抱。

我站在秦岭之巅,看到了风的形状,抚摸到了云的温柔,雪花轻吻我的脸颊点缀着我的头发,雨水洗漱着我的身躯。我越过草甸我跨过悬崖,石海和浓雾阻挡不了我向往自由的步伐,我穿过生穿过死,我穿过世间一切——纪念2017年4月29号-5月3号鳌太穿越遭遇暴风雪
wKgBZ1kMbk-ANzoRAATF-IbydlQ08.jpeg      
     自从走完香港麦径以来,在驴友每天晚上坚持不懈的诱惑下,离出发的前十天,我期盼又忐忑地定了去西安的火车票,直奔秦岭山脉—鳌太。
    4月29号早晨23人的队伍在海拔1600米的塘口村浩浩荡荡向鳌太开拔。第一天海拔持续拔高,背负42斤。出发前日头暴晒,大家还在侥幸今天天气不错的时候天气突然大变,冰雹宣泄般从天空下降,打在帽子打在衣服打在背包上,地面的枯草布满了白色的颗粒。队伍中一些没见过雪的广东队友兴奋摆拍各种姿势。到达盘景园营地开始扎营的时候,又下起了小雨。


   第一天,鳌太多变的天气便给我们来了一个下马威。准确点说,是灾难的预警。

   

夜半起来方便,营地上帐篷里的灯光都已经熄灭,呼噜声此起彼伏传出账外,星星和银河布满了整个天空。在3200米的海拔,足可以体会到手可摘星辰的意境。


   第二天一早还未睁开眼睛就听到帐外有人在喊起来看日出,高原的日出总能把远处的山头照得金黄,云层在日辉中缓缓流动,漂亮极了。
  开炉煮了麦片和蒙古奶茶后便拔营往今天的目标营地水窝子营地方向走去。

   wKgBZ1kMbmOAUI7gAA75v5LkSjg68.jpeg

一路上海拔继续拔升,行走在第四纪冰川遗迹上的石海层层叠叠,稍有不慎,跌落石缝,后果不堪设想。走在前面的队友穿过迷雾的时候,我总感觉雾的后面会有另外一个世界。
     中午到达药王庙前,偶遇一处水源,尽管是死水一潭,狮子便拿出炉头煮了几碗香喷喷的青菜粥。因为前方就是著名的飞机梁,我们要填饱肚子保存体力。

脊梁倾斜,路径狭小,且一路碎冰湿滑路面泥泞,往上攀爬的石头不仅看不到路径而且松动,身体保持平衡的同时还要预防被山风刮落悬崖,悬崖深处我只敢偶尔用余光瞟看。
  战战兢兢走过飞机梁便到了水窝子营地,海拔3200米。


水窝子营地水源丰富,但是地势低洼且地面倾斜。在营地走了一圈,选择了离溪水较近的地方扎营。
  今晚和狮子吃了半斤腊牛肉和煮了虾米粥。上山几天这次是我们吃的最腐败的一次。
   照常冲一杯蒙古奶茶,躲入帐篷钻入睡袋,闭上眼睛,享受着如古筝般悦耳的溪流,享受着大自然赐予的宁静和安详。晚安全世界,山河入梦。
   可在这说变就变的鳌太,天不遂人愿。天未亮,风雨拍打撕扯着帐篷,猛涨的溪水犹如野兽在咆哮,账内的水珠洒在脸上,冰凉刺骨。气温明显下降。
  雨势稍弱,我便去打水煮了早餐。在收帐篷准备出发的过程中,雨势又渐大。此时狮子一队已经开拔,我和汉克一行六人9点准时出发,雨越下越大猛,雨水灌入了登山鞋,灌入了雨披,湿透了衣服还有背包,防水手套在大雨中丝毫起不了作用。

wKgBZ1kMbnCAK23-AAxipPyYkwc62.jpeg     

前行约100米,前方的路在大雨中已完全无法辨认。
   我们意见一致统一返回原营地继续扎营伺机再前进。可当返回的时候,原路也一样难以辨认。几经辗转,返回水窝子营地的时候,原来搭帐篷的地方已经积水。我们就到地势稍高和离同伴相近千的地方扎营。风雨越来越大,天气越来越寒冷,搭帐篷的过程让帐内进了不少水。
    搭好帐篷,擦干了帐内的积水。浑身有些发抖,杯子的热水已经微凉,同伴怕我失温,一直催促我到旁边的队友大山的帐内烤火。大山的帐篷稍大,但透风,还好已经用气炉烧起了火。我们边烤着衣服鞋子袜子,一边盼着天气好转,好继续前进。也许是这两天连续的攀爬和刚才在大风中紧张搭帐篷透支了体力,感觉一直犯困。同伴拍打着我怕我失温,让我别睡。我努力支撑着烤着鞋子和袜子,风雨没有停歇的 意思,直到天黑,反而越来越大。
    我早早钻进睡袋,不管风暴是拉扯帐篷还是摧毁大地,我已疲惫不堪无力理会,不知不觉进入梦乡。
  朦胧间我感觉有人在呼唤我,原来是我的同伴,他说他一夜未睡,担心外面狂风吹垮了帐篷,也怕我失温死去。我看下时间已经早晨七点,第一次在户外能睡到六点钟以后。帐篷内结满了冰霜,睡袋也湿漉一片。
      打开对讲机,他们早已在商量是前进还是下撤。后来听到狮子在对讲机里对我的呼话,原来他们昨天先行离开后也走不下去,在不远的一个营地扎营。并告知他所在营地可以找到下撤路线。我们在对讲机内商量一致决定下撤。
  走出帐外,积雪掩埋了我们的帐篷,狂风摇曳着大地的一切,天地间一片空白,大雪覆盖了上天的门,浓雾笼罩了入地的路,独留我们在气温零下20度的茫茫风雪中故作镇定地横冲直撞寻找生命的痕迹。我茫然地环顾着分不清四周的方向……
       每个人都在相互问,有没有找到别人的脚印?手机有没有搜索到轨迹?寒风冻僵了我的手指模糊了我的眼镜,我们在人间炼狱中挣扎,都在彷徨,都在等待。可我们也都知道,除了自救,没人会来,也没人能来。

wKgBZ1kMbouAXtOrAAkYYdSn5OI64.jpeg       

想起一直喜欢的一部戏剧 ,两个流浪汉在等待一个叫戈多的人出现,可是他们明明知道他不会来的,但是他们还是一直在等。
      或许命不该绝,不断折返又继续探路,队伍中有人找到下撤的轨迹和脚印。我们一直沿着仅可容纳一只脚的乱石坡和雪坡横切,在路过斜坡的时候落脚没有牢固,我顺着雪坡往深处滑去,还好我及时用登山仗插住了雪地。
      雪坡深处被大雾笼罩着,像张开嘴的魔鬼,口里吐着白烟,随时可以吞噬我们的生命。
     我有两副拐杖,一副是在我多年前在风暴中遭遇一场车祸胫腓骨骨折后教会我走路,另一副是在悬崖边上给了一次重生的机会。
     没过多久,前面一声喊叫,另一支队伍的一位驴友沿着雪坡往下滑去,他在滑落过程中,不断用登山仗企图插住地面,反复几次后,终于停止下滑,可他只有一只登山仗,没有其他受力点让他往上攀爬。我一只手拉住了插稳在地面的登山仗,身体尽可能的离他就一点,另一只手把另外一支登山仗甩到他的面前,他拿到我递过的登山仗支住了身体,同时另外一个伙伴也过来将他拉住。

wKgBZ1kMbpeAdjI_AAIAlbtimJA21.jpeg   

风不止雪不停,似乎只要秦岭上还有生命存在,就不愿停止。
  大雪下的乱石坡给我们布下了密密麻麻的陷阱,我们看不清大雪下的石缝,如果失足踩到石缝,我们将骨折甚至跌落身边的谷底。老天仿佛要和我们玩一场不能重新开始的扫雷游戏。
   我用登山仗小心翼翼地探着脚下的雪地下面是石头还是石缝。一步一探,怕踩入石缝,更加担心石头是松动的。风依然不减,雾没有消散。
     水壶里的水早就喝干,渴的时候就抓起地上的一把雪往嘴巴里送,雪花无味而且冰凉透心。我再抓起一把雪往脸上擦,我感受着它的寒冷。也让躁动的心冷却了几分,环顾着周边的茫茫大雪,树枝早就让大雪压低了头颅,流水也惶恐称臣嘎然停止,悬挂在半空形成冰柱。偌大的松林没有生物活动的迹象,大雾中弥漫着随风飘扬的雪尘。大雪封住了山上的一切,却封不住我要继续生存的渴望。以前总觉得雪是童话世界里才有的景象,可在我眼前的分明是就是地狱。
      已经是下午17:00,不休不止的冰雪,爬不完的乱石坡。如果天黑下来,路况将会完全看不清。早上在暴风雪中拔营的时候,因为慌乱,不仅丢失了护膝,还丢失了帐篷几颗地钉,现在的帐篷已经丧失反抗风雪的能力。即使找到空地扎营,也将是等死。
    我想加快步伐,可一起同行的临界点有些失温的状况,走一步停两步吐两口,再喘气往前挪动,然后在对讲机呼喊救命。可对讲机一直静默、静默…
      23人的团队,现在只有三个人在一起寻求逃生的出口,失联就像一只蚂蚁在一张巨大的白纸上胡乱行走,时不时还有人用棍子恶作剧地拨动你的方向。
    不知道攀爬了多久,终于爬到了山顶,根据对讲机最后发出的信息是山顶左边就是下山的路口。
   我们兴奋之际,临界点的失温状况并未得到好转。下山的路积雪很厚,也布满了前队留下的足迹。可一旦天黑。足迹和方向一样难以辨认。
还好随着海拔的下降与温度的升高,临界点的失温状况也稍微好转,看到下山路线明显,我们心情也不再沉重,尽管对讲机依然没人回话。这时候开始才感觉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扭到左脚脚趾和右脚脚踝。

wKgBZ1kMbpSAPfK2AAdkGWs1rdk72.jpeg  

夜色已经完全落下,我们已经走出雪线以下,暗无天日的森林里终于有了生物活动的迹象,尽管那生物的声音如婴儿般嚎叫,让人毛骨悚然,。
     一路潺潺流水,我们一瘸一拐沿溪流而下,可能是白天处于紧张状态,一天没吃东西,现在才感觉到饥肠辘辘,我们吃了些路餐,喝了路上的溪水。
    对讲机终于收到队友发过来对话。此时此刻,我们已经是真正意义上的逃离险境,重返人间。
    尽管双脚剧痛,我们仍然一路欢歌前进,因为队友自在前行已经准备好可乐和三轮车在山下等待着我们。
   已经是5月3号夜晚11点,我们下了山在一位大娘家借宿,大娘热情的为我们做饭并给我们端洗脚水。听了我们的经历后,大娘说:“你们以后不要再爬山了!”
  我整理了被雨雪打湿的登山包,翻出了我出发鳌太前打印好并发给大哥的保险单,我沉默了许久,人在大自然中就如蝼蚁一般,不是我逃离或者征服了大自然,而是大自然放了我一条生路。

wKgBZ1kMbpyAEW1SAAR72r48Fpg93.jpeg     

真不知道怎么跟家里人说这几天所遇到的经历。凌晨入睡前,大哥发来信息,我告知已经安全下山。
     朋友圈和新闻陆陆续续发布出鳌太驴友被困失联的求救信息。才得知,我们遇到的是鳌太三年一遇的暴风雪。直至目前为止,这场暴风雪已致三位驴友遇难。愿逝者安息,生者总结经验珍惜生命!
      躺在大娘烧好的炕上,马上就睡着了。梦里依然在爬山,家人在等待。
      经历过这一次,我再也不会说“越过山丘,却无人等候”之类的话。因为家人就是永远的守候!

wKgBZ1lAziOAE0EiAAUWqDkAzHc30.jpeg

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提交 验证码: 昵称:

 

微信扫一扫 分享给朋友

扫描二维码 查看本线路

在线咨询

更多>
  • 两天五十公里的徒步活动,让我真正地见识到她荟萃了太行山水精华,集奇、险、俊、秀、幽于一身!这里的山水,充满了神韵。在这里孕育出太行山水这样的绝世之作。这里的峡谷、山水、林泉,风景如画,浑然天成。优美大气的风光,简直就是上帝的盆景!

    多谢这位山友的点评!来一家亲 做一家人!

  • 冬日的箭扣少了繁华绿草的绚丽,更多了苍凉悲壮的宏大,邀约三五友人,一起攀上箭扣长城,从烽火台远眺山谷交错,天地一体,岂不乐哉!

    多谢这位山友的点评

  • 蜀山之王,中国相对高度最高的山,中国最美雪山排行第二,无数人心中向往的神山、朝拜的圣地。

    在神话传说中,每一座山都会有一个动人的传说,也都会有一个山神。也许在那冰川之下,也有一个鲜活的灵魂。

  • 沙漠徒步的美丽自不可说,但其如炼狱也非空穴来风,若来就一定要做好准备,要欣赏世上最美的景,就要走世上最难的路,都说沙漠里的户外大块肉大口酒掺着沙子特别香,为什么香,因为你经历过绝望般的饥饿路途与梦幻般的辽阔美景,所以才知香、觉香。风里雨里我在沙漠里等你相遇!

    要欣赏世上最美的景,就要走世上最难的路,风里雨里我在沙漠里等你相遇!​

  • 联系电话请回复

    联系电话: 13639639502

  • 有大的会议室和室外篝火晚会的场地吗

    你好,本店提供全套设施,请您放心!

最新点评

  • 用户匿名 发表了点评

    湘西芙蓉镇,槟榔谷,夹儿沟,草泥马峰三日之旅

    槟榔谷有溶洞、岩壁、天坑等景观。其间,壁立千仞的石墻绵延数里,天然草地葱葱郁郁,绝壁中开的槟榔洞穹窿轩豁,喀斯特迷洞神秘奇幻,鬼斧神工的巨型…

  • 用户匿名 发表了点评

    探秘陈家老屋

    真是人间仙境!

  • 用户匿名 发表了点评

    夜走龙池曼

    一家亲户外网,就如其名,驴友一起行亲如一家人!一家亲老大鱼头哥,见多识广,和蔼幽默,纯朴善良!设计户外线路更是经典独特!龙池曼,世外桃源,美…

  • 用户匿名 发表了点评

    2014我的藏地旅行

    写得不错,特别是即兴诗有风味!只要是去过西藏的人就会有同感!

  • 用户15504*** 发表了点评

    亡命羌塘,90后小伙33天孤身穿越超级无人区

    真的太佩服你了。。也确实太冒险了。此次经历真的是九死一生,我觉得人的一生是一定要活的精彩。。但不一定要建立在生命之上。。因为精彩的事很多。。…

  • 用户匿名 发表了点评

    亡命羌塘,90后小伙33天孤身穿越超级无人区

    人生的大洗礼,以后你会一路顺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