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9:00~18:00

0377-68099997

首页  >  攻略  >  西部游攻略  >  青海攻略  >  海西攻略  >  昆仑山黄金秘道徒步探险笔记!

昆仑山黄金秘道徒步探险笔记!

更新时间:2020-03-10 小编: 0 317
相传在青海省悄悄流传着一张通向昆仑山可可西里无人区的采金路线图一一即“世界屋脊黄金 通道 图”。随着改革开放的到来,地方政府开放了淘金政策,新一轮淘金热开始了……

据 青海 地方志记载,宋代 政和 五年发现了湟州丁羊金矿。元、明、清以来,人们又陆续开采了 祁连县野牛沟金矿和 门源 县天桥沟金矿。由此而衍生了一代又一代的淘金砂娃。20世纪上半期在马步芳家族统治 青海 的40年间,这些以卖苦力为营生,用最原始的工具辛苦淘金的砂娃每年都在数万人以上。20世纪70年代末,随着改革开放的到来,地方政府开放了淘金政策,新一轮淘金热开始了……

20世纪80年代,在 青海 省的城市农村和牧区,悄悄流传着一张通向 昆仑山 可可西里 无人区的采金路线图一一即“世界屋脊黄金 通道 图”。这张图,用极普通的纸绘制,上面画有从 柴达木盆地 的鸟图美仁进入 昆仑山 无人区,到达一个名为“红金台“的黄金富集地的弯弯曲曲的路线,上面标有途中所经过的沙漠、戈壁雪由、援豁、冰谷等地名虽然纸质极差,标示简单,但要价极高。初期,花数千元人民币即可买到,后来,每张图涨至数万元、十多万元,就这样的“天价”,不知道黑市门路的人还很难搞到手。

昆仑山

据说那张通往 昆仑山 宝藏的黄金 通道 图是从台吉乃尔 蒙古 王爷的王府里传出来的。进入元朝之后,我国著名的马背民族—— 蒙古 人来到青藏高原。从 青海湖 周围的环湖大草原到 柴达木盆地 ,从 柴达木盆地 到 可可西里 无人区,从 昆仑山 无人区到藏北高原,常有 蒙古 族人驻牧。到了清代,雍正皇帝将 蒙古亲王 固始 汗之兄哈纳克土谢图的第四世孙车凌纳木札勒,安置在 柴达木盆地 南缘和与之毗邻的 可可西里 边缘地带,史称 蒙古 和硕 特部西右中旗,即台吉乃尔旗。从此,台吉乃尔王府便拥有了 昆仑山 无人区的金矿,并世代承袭。正由于有了这些金矿,台古乃尔旗就成了 柴达木盆地 蒙古 八旗中最富有的旗了。

昆仑山

台吉乃尔王府有一张世界屋脊黄金 通道 图,画在羊皮上,保存在密室中,除了王爷本人,只有王府的黄金总管可以动用此图。解放后,王爷去世,人们不约而同地把目光集中到王府的黄金总管身上,将他传得神乎其神。这个黄金总管掌管着台吉乃尔王府的所有金矿。每采一次黄金,都由他带队黄金采罢之后,都要用 蒙古 人的传统盛宴在金矿上招待采金的“砂娃”。待酒足饭饱之后,便将他们全部杀害。因此,所有金矿的秘密别人很难知道。

本部落的 蒙古 人将那个黄金总管描写成一个了不起的人物。说他能骑着神驼,飞越沙漠穿过戈壁:他将马的四个蹄子用毛毡包裹起来,骑在马背上可以在冰滩,冰峰上驰骋;他武艺高强,两只手攥着两把左轮手枪射击,百发百中,因此赢得了“双枪 巴特尔 “( 蒙古 语:英雄)的美誉。听说他的10个脚趾头只剩下了2个,那8个脚趾头是在 可可西里 无人区被暗熊逼进冰河中冻掉的……

昆仑山

1949年,当五星红旗插到 柴达木盆地 的台吉乃尔草原时,王府的那个黄金总管早已潜逃,不知去向。时间过了30多年之后,王府的黄金 通道 图突然在社会上流传开来,柴达木人这才想起王府的那个黄金总管来。

尼克松送给周恩来两件礼物

昆仑山 无人区既然无人,过去很少有人对此地过多的关注,实际上游牧民族一直在此地生活。20世纪70年代,世界形势风云变幻,中苏关系恶化,中美关系走向缓和。
一代伟人周恩来总理操作的“乒乓外交”转动了地球,据说 美国 总统尼克松来 中国 访问的时候,赠送了两件礼物见面时,赠送了两件礼品

:一是 美国 的字航员从月球上带到地球上来的一块石头,借以宜 扬美 国人已经上到了月球。周总理将一幅装被非常精美的国画“嫦娥奔月图”回赠给了尼克松,并幽默地说:“你们已经太晚了,我们的人早已到月球上去了!”第二件礼品是 美国 人从人造地球卫星上拍摄的两张照片,全是有关 青海 的:

一张是扎陵湖和鄂陵湖的照片。扎陵湖和鄂陵湖是吐蕃语,翻译成汉语,意为深的湖、浅的湖,或是深蓝色的湖、浅蓝色的湖。 美国 科学家从照片所反映的颜色明暗度分析, 中国 人的地图将两个湖的深浅搞错了,将深湖当成了浅湖,将浅湖当成了深湖。后来到实地一测量,果然如此。

再一张照片是关于 可可西里 无人区的, 美国 科学家通过他们的总统捎话给 中国 朋友:从照片上看, 青海 的 昆仑山 可可西里 无人区有地球上最大的金矿!此事从 中南 海传到 青海 高原后,地质界信疑参半,除少数专家相信这个说法外,大多数人将其当成了笑料在闲侃,根木没当作一回事儿。

昆仑山

20世纪70年代, 青海 地质界负责黄金勒探的一个权威人士在研究了 青海 的黄金勘探史之后,提出了一个了不起的设想:将 青海 黄金勘探的重点区域从 祁连山 区、环湖地区向青南高地转移,向 昆仑山 可可西里无人区转移。这一战略性指导思想的提出,在 青海 黄金勘探方面很快取得突破性进展:大场地区几经详查,探明有大型金矿;多卡河谷向世人坦露胸腔,青藏高原上的第一艘采金船在那里隆隆开动;赛柴沟传出喜讯,又一个大型金矿在 称多 草原向人们招手……
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一支黄金勘探队伍突然奔赴 昆仑山 无人区的腹地。地质界的人都知道,他们是 青海省第一水文地质大队的大队长商锡钩、副总工程师杨德生亲自指挥的 可可西里 黄金勒探分队,名为三分队。分队长由黄金专家李争艳担任,队员中有熟悉 可可西里 无人区情况的陶小明工程师和扎西工程师等。
站在 昆仑山 死亡谷的南侧眺望北边,身后,莽莽昆仑主峰博卡雷克塔格山插入云天,神秘莫测;前面,那棱格勒河数十条支流冲刷成的河漫滩,像树枝一样排列开来,苍茫难辨;脚下,雪峰、冰谷,冻大、荒原,向远处伸展,无际无边。

昆仑山

李争艳领着他的伙伴们,在这亘古无人的荒凉之地观察地形,取样淘金,寻找着深埋在这里的黄金秘密。他们从辉特陶可可查到贴皮希;从德拉托郭勒查到额尔滚赛埃图;从红水河查到稳流河;从马兰山、太阳湖查到五雪峰、新青峰下……
终于绘制出一幅涵盖方圆数百平方公里的1:100万黄金地质勘察图来。

昆仑山宝藏红金台到底在哪里?

昆仑山 宝藏红金台到底在哪里?|周继来昆仑黄金秘道探险笔记3

接上文,了解到 昆仑山 黄金宝藏的消息后,便开始寻找资料确定当年昆仑黄金宝藏的地址“红金台”金矿遗址。

先请教了 青海 省 海西 州政协的张珍连主任,他是《柴达木文史丛书》的主编,顾名思义,该套丛书的主题就是柴达木地区的人文历史。张主任表示昆仑地区属于“外围区域”,他们不甚了解。他给我推荐了多个当年与昆仑宝藏相关的人,其中之一是李晓伟先生。

李晓伟先生是国内研究昆仑文化的知名学者,出版过《西王母故地》、《触摸大昆仑》、《与大河同行与昆仑同在》多部有关昆仑文化的著作,20世纪80年代他曾经以 青海 军方的身份随军方进入 昆仑山淘金之地调节金农纠纷、考察相关事情。李先生已经退休,我与其通话半小时,获取了很多信息,只可惜李先生当年是随队的身份,自己并不能给出一个昆仑宝藏红金台的具体坐标。

我又开始遍寻资料,最终找到了以“黑脸连长张连柱”为代表的有关昆仑宝藏的淘金队伍记录和20世纪80年代地方政府所做的相关报告文件资料《 格尔木 市赴乌图美仁金场调查报告》等多份资料。

u=2928774480,79519960&fm=26&gp=0

资料一:
红金台,是一座相对高度55米,最大半径100米,总面积不足650平方米的椭圆形小山包。除了一架测绘兵架设的军用三角架之外,拱卫它的,是 昆仑山 的主山脉博卡雷克塔格山分水岭雪山。它是雪山怀抱中的“金娃娃”。据说,红金台方圆有一条金脉,每立方沙子含金30克,而闻名遐迩的江源区金场每立方沙子含金仅有25克。红金台不但出沙金,尤以特产颗粒状“瓜籽金”著称,一般的瓜籽金有半颗麦粒那么大,中等的有指头肚般大小,最大的一颗重达300克。

资料二:武斗现场见闻
红金台小山包的山梁上筑有两座用石块砌成的圆柱形碉堡。碉堡呈南北纵向排列,两者间距30米,其形状与日寇侵华时期修筑的炮楼十分相似。其中北面一座,设有上下两层交错排列的射击孔18个;南面一座,亦设有上下两层交错排列的射击孔19个。两个碉堡间的山梁上修有东西走向的一条长10米的战壕。红金台小山包西侧距两个碉堡70余米处,从南到北挖有一道长200米、深15米的弧形深沟,金农称该沟为“红金沟”。沟内无水,沟口宽25米。这就是金农为之相互争夺,进行械斗的“金窝子”。

以此为中心,在分水岭雪山的东、西、南面的山梁、豁口、山包、沙丘、土陵及制高点上均构筑有规模不同、大小不等的战壕24个,类似红金台的碉堡三个(已被拆毁),使整个区间围绕红金台形成内三层、外三层的战地工事。所到之处,均能见到用以械斗的石块、已炸毁的行军壶、烧水的铝制壶、汽油桶、塑料桶等。炸药包装品残骸和已经燃烧过的导火索,用绸被面改做的“指挥旗”还留在现场……

资料三:
红金台小山包的南侧30米处至一沟壑东岸上是金农驻地帐篷,帐篷周围露天堆放着整袋整袋的面粉,被遗弃的各种灶具和破被烂袄,以及被撕烂焚毁的帐篷残骸,这可能是战败者仓促逃离后的现场……

资料四:《 格尔木 市赴乌图美仁金场调查报告》

该金场位于东经91°35’北纬36°11的洪水河上游的一条支流上,平均海拔约5050米,距乌乡370公里,距格市570公里,汽车可通至距金场100公里处,汽车无法通行的100多公里路程,道路艰险,崎岖,骑马需走2-3天,基本上是沿德拉托郭勒河床上行,翻越海拔5200米的雪山口后,至洪水河附近折回到海拔5600米的分水龄下,即达该金矿。本地区基水属无人区,前几年只有洪水河附近有少数牧民游牧,该地属高山寒冷地带,在距金场三十公里的清水川附近(我们的居住地),八日至十一日,早晚气温均在0℃以下几天中最高气温为7℃-8℃,十日至十一日普降大雪。

分水岭金场分为四个部分,金农称之为一沟、二道沟、三道沟(又称死人沟)和主沟(又叫乱沟)。一道沟河床宽约20米,南北阶地宽约50米,总宽度为70米左右,沟长约15公里。二道沟和三道沟情况基本类似于一道沟,均属分水岭雪水冲积而成。据调查、二,三道沟和主沟的金品位软一道沟差得多。一道沟的金品位相对来说比软富,尤其是一道沟上游中部的红土山(金农称红金台)周围金品位最高,局部池区金品位可达30g/m3左右,红金台也是金农几次发生武装械斗的焦点,台顶筑有石砌碉堡五座,尚完整存在的碉堡两座,分别有射告空(孔)18和19个,台腰四周还挖有战壕。从红金台四周金农采挖的断面来看,覆盖层厚约0.5米,含金砂层犀约14米,整个金矿属小而富类型的佥矿,估计最多只能容纳3500人同时采金。

由于红金台的出现, 昆仑山 金子遍地的名声大震,被引诱来的金农们,梦想着第二个第三个更多的红金台出现,金农逐年增加,象蝗虫遮盖了庄稼地、散布在 昆仑山 各处,发出唰的响声。场场“黄金大战”,使 昆仑山 出现一片片窝窝斑斑的痕迹,而且一直延伸向 可可西里 无人区,到了叶鲁苏湖、 可可西里 湖、马兰山、太阳湖,寻觅挖据新的金场。也寻觅挖掘埋葬他们的坟墓,使西部大海金到了1989年形成了狂潮。

关于红金台的来历,无人知晓,无人考证。正像一位无力捍卫女性贞洁的弱女子,蹂躏过她,从她那里得到兽性满足的人只知道她的名字叫女人。有人说,红金即 紫金 , 紫金 居金之首,红金台是西部金场之最。有人说,红金台的土是红的,占有欲使垂涎者红了眼。但我有我的理解:红金台,红的是血,黄的是金。


文章来源:  网络转载 

发表评论

提交 验证码: